遥想公瑾当年

同性恋敬健康和自由。

只是一个存的罢辽

年轻的佣兵倔强地仰着头,直视着来者的眼睛。面具下的他似乎笑着,佣兵捂紧流血的腹部,用力一压,钻心的痛感让他神智清醒了不少。

杰克心情似乎不错,哼着歌注视着不愿低头的佣兵。血液溅在黑色的燕尾服上看不出颜色,只有身上的腥味叫嚣着他刚刚结束一场盛大的屠杀。

而眼前的佣兵是唯一的幸存者。



他不知道从何处变出了一朵玫瑰,娇艳欲滴得惹人怜惜,艳丽的红如同阳光下的血色,硬生生地让佣兵看出几分残酷来。鲜红的玫瑰被送到佣兵面前,他终于闭上了双眼,却始终没有低头。杰克停止了哼唱,轻笑一声将他抱起。

这位绅士笑着说:“你要听话,奈布。”

试阅=w=仅参考,以实物(正文)为准

我嘤了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

永安一年中最难熬的时段,就是十月底十一月初的那几天,天已经很冷了,没开始供暖。

城郊的西山自然保护区平均温度比市区还要低五度左右,这里刚下过一场小雨,地面湿漉漉地浮着一层冰冷的水汽,满地落叶里间或站着几棵松树,松针是绿的,却仿佛没了鲜活气,只留下了一具长青的躯壳,在沉寂的深秋里慢慢地熬。

 

西山对外只开放了一小部分,作为旅游景区,这里规划得相当敷衍——景点就一个“红叶坡”,不高,沿途没什么名胜,四十来分钟就能爬到山顶,山顶有个循规蹈矩的庙,整个景区弥漫着“懒得营业,爱来不来”的气质。

两场秋雨过后,红叶都掉秃了,也没什么游客过来找气受,这会不年不节,红叶坡上更是安静得能听见道旁穿林的风声。

 

肖征夹着公文包,双手插在大衣兜里,直接走员工通道来到了小庙的后院。他三十来岁,长得很端正,宽肩窄腰、浓眉大眼,鼻梁上架一副眼镜,有点不苟言笑的样子。

后院有个老僧在扫地,老远看见他,就笑呵呵地打招呼:“肖主任来啦?”

 

“您忙,”肖征步履匆匆地冲他一点头,又问,“宣教没走吧?”

“没呢,”老和尚回答,“正上课呢,您找他可得等会。”

 

肖征皱了皱眉:“今天他不是上午的课?”

老和尚笑了笑,含蓄地说:“上午有事耽搁了吧。”

 

肖征从鼻子里喷了口气,心说:他能有狗屁事,准是又睡过了。

 

跟老和尚告别,肖征从后门出去,走过一条写着“游客止步”的小径,就进了一片树林。就在他走进那片树林的瞬间,周围忽然凝起了厚厚的白雾,能见度迅速降到了一米以内,肖征站在原地等了片刻,一道白光飞快地从他身上扫过,随后一声轻响,他脚下那一小块地面漂了起来,载着他穿过浓雾。

五分钟以后,肖征身边浓雾散尽,他来到了树林深处——那有一座风格古朴的二层小楼。

 

楼门口赫然是一对持枪岗哨,见肖征过来,齐刷刷地立正敬礼。

 

大门缓缓朝两边分开,人声忽地涌了出来——那小楼里竟然是一个颇有现代特色的大厅,门口是前台,一楼是等候区,二楼有一字排开的二十来个办事窗口,带着工牌的工作人员们一个个忙得脚不沾地。

 

“肖主任。”

“主任好。”

 

肖征飞快地冲众人点头,问前台:“宣教今天在哪上课?”

前台翻了翻日程,告诉他:“基础理论区,阶梯五。”

 

这建筑从外面看只有两层,可大厅中间却居然有一排电梯井,十来个电梯,人来人往,没有一刻停息,片刻的功夫,进进出出能有百十来号人,就跟从地里冒出来的一样。

 

电梯里没有楼层按钮,只有一块触摸屏。肖征输入了“996-01-05”,电梯里传来机械的女声:“第九百九十六层,基础理论区,五号阶梯教室。”

电梯“嗡”一下,发出长而微弱的尖鸣,两三分钟后,轻轻一震,电梯门朝两边打开,正对面就是一间大阶梯教室。

 

肖征进门后在最后一排随便找了个地方,这会正中间讲台上的多媒体设备正在放视频。屏幕上是一道大裂谷的俯拍画面,视觉效果相当震撼。

那仿佛是大地的伤口,绵延数千里,看不到头,裂谷中滚滚流过的不是河水,而是岩浆,两侧是滚烫的沙漠,寸草不生,深谷地下回荡着龙吟似的“隆隆”声,被三百六十度音响放大,整个教室都跟着震颤。

 

随后,一个男人出现在屏幕中央,他身披盔甲,手里拎着头盔,长发曳地,英俊的脸上混杂着说不出的癫狂意味。一步一步地走到崖边,男人突然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来路,笑了笑,然后纵身跳进了深渊下的岩浆。火焰高高地喷起,旌旗似的,融金化玉的岩浆一口将那男人吞了下去,他在被吞没的一瞬间猛地仰起头,镜头给了他一个痛苦中混杂着快意的特写,随后,片头跳了出来——《暴君》。

 

视频结束,教室里的灯亮了起来。

 

“都知道这电影拍的是什么吧?”一个有些低沉的男声响起。

 

肖征循声望去,只见那人坐在第一排桌子上,说话间,他懒洋洋地把伸出八丈远的长腿收回来,端起保温杯喝了口水,这才不紧不慢地站起来走上讲台。

底下有人“嗡嗡”地小声回答:“齐高祖自尽。”

 

“嗯,”讲台上的男人高挑、瘦削,脸上几乎不见血色,苍白得有点病态,绝对不是青春洋溢款的,但似乎也没有什么风霜痕迹,一时说不准究竟多大年纪,“这是我助教从网上下的宣传片,最近还挺火,不过还没看过的我建议你们别去了,预告片里这镜头基本是照《指环王》抄的,人跳进岩浆里不是这个造型……”

他说着,目光扫过来,看见最后一排的肖征。

肖征冲他打了个手势,那男人顿了顿,冲他点了下头,继续对学生们说:“国外有人做过模拟实验,如果一个人掉进岩浆里,还在半空中的时候,皮下的油脂和内脏就烤焦了,血会蒸发,将干未干的时候口感最好,尤其那些体脂率高口又重的,更有滋味一点。然后外焦里嫩的你会把粘稠的岩浆撞出一个洞,岩浆可能会炸出一簇小火花,欢送你去往生。”

 

肖征还没来得及吃午饭,活生生地让他说饿了。

 

“当然,这说的是普通的岩浆池,‘赤渊’里流的不是普通岩浆,齐高祖盛潇也不是普通人——今天就到这吧,明天上课之前,你们每人交份作业,给我讲讲这个过程应该是什么样的。”

 

“宣教官,”有个学生“喵”声问,“什、什么过程?”

男人笑眯眯地回答:“关于这位陛下是怎么熟的,几成熟。”

 

学生们的脸上纷纷浮起菜色。

 

“还有别的问题吗?”男人捡起扔在前排的外衣,“没有的话,记得在你们的论文里阐述理由,每一条理由我都要看到文献出处,一万到一万两千字,好,明天见。”

 

学生们一个个好像被当堂诊断出了绝症,整个教室都充满了沉痛与绝望交织的气息。

宣教官自在地穿过这种气息,屈指扣了扣肖征的桌子:“去我办公室。”

 

宣教官的办公室门上贴着他的名字——宣玑。

一推开门,里头就像个蒸笼,门窗紧闭,空调“隆隆”地喷着暖风,两位门神似的电暖气一边一个。他办公桌旁边有个小茶桌,也不知道烧的是气还是酒精,反正小火苗挺稳,他也不怕着起来,居然就敢在办公室里放着明火出门讲课。小火上架着个陶罐,里面不知道煮着什么,隔着盖都能闻到一股浓重的药味。

 

肖征把外衣和围巾都脱了,整齐地叠好放在一边,一会功夫,额角已经浮起了一层热汗。

 

“小伙子年轻,就是火力壮啊,”宣玑“啧”了一声,“冰箱里有冷饮,爱喝什么自己拿去。”

“您这儿怎么会有冷饮?”

 

“哦,上礼拜人事的老梁在我这中暑了。”宣玑说着,把双手虚虚地悬在陶罐上,借着热气暖手,阶梯教室里恒温26摄氏度,他的手指关节却泛着那种冻僵了似的青白色,用热气蒸了好一会,指腹上才迟钝地泛起一点浅淡的血色,“我早跟他说,太胖了不好,年纪轻轻就这高那高的——稀客啊肖主任,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

 

肖征瞥见墙上的温度计显示室温三十七度五,把衬衫袖撸到了胳膊肘,感觉此地不宜久留,于是直接跳过寒暄过程,长话短说:“十月一的时候‘大峡谷’出事,您知道吗?”

 

“听说了,”宣玑一点头,“景区封闭期有逃票的游客被困,搜救队的二把刀们一不小心炸了山谷,差点把营救目标活埋在里头,那几位的处分决定下来了吗?什么时候送我这回炉重造?”

 

“处分挨处分是肯定的,”肖征说,“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当时我们接到的营救任务里,目标只有五个人,可是救出来六个。”

“哦,是吗?”宣教官听完一脸严肃,“这么危险的荒郊野外,哪位英雄母亲生的?了不起!男孩女孩?”

 

肖征:“……”

 

宣玑笑眯眯地从陶罐里倒出一碗黑乎乎的药汤,品茶似的嘬了一口:“又撂脸色,从小就不识逗,行吧,我不插嘴了,你接着说。”

 

“多出来的第六个人是个青年男子,事后被困游客都反应不认识这个人,是在大峡谷里碰上的,”肖征沉声说,“我们的技术人员在事发现场检测到了一些无法解释的能量残留。”

 

宣玑:“有这个人的照片么?”

“所有拍到他的影像都是糊的,”肖征说着,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夹子,取出一张照片,“除了这个。”

 

宣玑的目光透过药汤氤氲的蒸汽,落在那照片上。

 

那其实是张景区事故现场的照片,拍照的时候不小心把远处的人也圈进了画面里,都是背影,几个刚获救的倒霉蛋被医护人员围着,其中一个落在边缘的背影只有半个身体入镜,却不知为什么,让人一眼扫过去,就觉得这人什么地方怪怪的。

 

“您仔细看,这个人身上的衣服和鞋。”肖征说,“每一件都能在其他五个人身上找到一模一样的,这双鞋甚至是女鞋……就好像是他先观察了这些人穿了什么,有意模仿他们一样。”


flag

写长顾安雷。

一条置顶。

虽然没什么卵用但还是写写。

我叫沈鸫,乐意也可以喊我年年。

写写小文,文笔渣得彻底还爱在哦哦西的深渊中大鹏展翅。

话废。

无脑甜甜吹。

喜欢周瑜。

其实喜欢的人很多我怕列下来不够写。

吃安雷华武甜甜文中所有cp,但,都,没,产,过,粮。

正在朝着更优秀的目标努力。

很佛。

幸识,没了。

甜甜的新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狮狮好帅,我死了【安详】

【巍澜】巍

-幼儿园文笔,ooc致歉

“他由千丈戾气所生,是大煞无魂之人,自黄泉尽头而来。他只要能远远的看上那人一眼,就心满意足了,其他的,他怎么敢…

怎么敢奢求那么多。”

————————————————————

特别调查处大名鼎鼎的赵处长,最近有一档烦心事,他和他家那位啊,在一起少说也有三五个月了,可到如今那位有时候说话还不敢看着他。这不,愁得赵处长找着机会就横在特调处里喝闷酒。

这借酒消愁郎长腿往桌上一搭:“我就不明白了,我有这么可怕吗?还是我对他不够好,也不对啊,我都那么顺着他了,还不满意?”

赵云澜凡事都讲个分寸,今天却是放开了喝。手机关了机扔在一旁,任谁也打扰不了。

沈巍今天回到家都没有见到赵云澜,手机也打不通,到了特调处,听祝红翻着白眼说赵云澜把自己关办公室一下午了都没出来,沈巍终于有些恼了。

推开办公室的门,扑面而来地一股酒味冲得沈巍皱起了眉,只见赵云澜没骨头似的瘫在办公椅上,手里拿着酒瓶晃啊晃,嘴里还哼着歌,显然一副喝大了的模样。

沈巍忍着脾气将空调关了,把窗子全部打开通气,然后一点儿也不客气地将赵云澜从椅子上拽起来,架着某醉汉的胳膊,拖着他离开了特调处。

特调处众人十分默契地摇了摇头,看见了赵处一片黑暗的未来。

大庆抬了抬爪子表示抗议:“喵!”

平日里待人接物总是温和的沈教授今天难得粗暴地用脚将门狠狠踹上,却也只敢和门撒气。他小心翼翼地扶着赵云澜躺在床上,直起身子盯着赵云澜,垂在双侧的手紧了松松了紧,最后什么也没做,转身去打水给赵云澜擦脸。

这个人,总是能轻易惹他生气。可生气归生气,他又不能把这个人怎么样。

他肖想了万年的一个人,他怎么舍得。

事到如今他也时常会想,他由千丈戾气所生,是大煞无魂之人,自黄泉尽头而来,他怎么配得上这个人。他曾经也只是想着,能远远的看上那人一眼,就能心满意足了,其他的,他怎么敢…

其他的,他怎么敢奢求那么多。

他对这个放在心尖上的人避如洪水猛兽,看似是将克己做到了极致,其实是唯恐自己把持不住,这句话说得实在没错。

沈巍拧干毛巾,仔细替赵云澜擦脸,他看赵云澜的眼神极深,带着说不出的爱恋。赵云澜不老实地甩了甩手,沈巍回过神来,轻咳了一下掩饰刚才的失控。

很多时候,沈巍也会忘了这个人其实完完全全属于他了,他依旧隐忍着自己,不去伤害赵云澜。

可他忍了那么久,有朝一日会情感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于是沈巍伸出手,抚上了赵云澜的脸,赵云澜于沈巍,是一件稀世珍宝。沈巍的指尖划过赵云澜的眉眼,最后停在嘴唇上,轻轻地按了按。

最后没忍住,低下头吻上了赵云澜的唇。初时只是浅浅地贴着赵云澜的嘴,后来舌尖慢慢地试探性地舔了舔赵云澜,然后挤进了双唇之间,似乎是想将赵云澜这个人都吃进肚子里,让这个人变成他沈巍一个人的。

松开时沈巍还恋恋不舍,鼻间萦绕着淡淡的古龙水的香味。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耳边便响起一声极轻的笑。只见原本睡得好好的赵处长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一脸坏笑地盯着刚做完坏事的沈教授:“我就说嘛,我的魅力不会那么小吧?让斩魂使大人看了不心动的?”

沈巍乖乖地低下头,一副承认错误领罚的样子。

“大人?都老夫老妻了还那么害羞干嘛啊?”

沈巍还是不说话,捏着手里的毛巾,抬头看了一眼赵云澜,又飞快地低下头。

“沈大人?”

“沈教授?”

“沈巍?”

“小巍?”

这个称呼总算让沈巍有了反应,沈巍慌乱地将手里的毛巾扔进脸盆里,溅出不少水:“我…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赵云澜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

“你过来,给我坐下!”

沈巍深深地看了赵云澜一眼,乖乖坐了回去。

“你要是实在不想见我,我不会拉着你,去留随你,但如果你留下,就别再是从前的那副模样,好吗?”

赵云澜用打个商量的语气激沈巍,沈巍抬起头看着赵云澜,突然轻轻地笑了:“我恨不得拿手铐把你锁在家里只给我一个人看,又怎么会走,但……”

还没等沈教授“但”完,赵云澜便跳起来将沈巍压在床上,一点儿也看不出醉样。赵云澜恶狠狠地说:“但什么但,话都说出来了,就没有但是了。”

赵云澜重重地在沈巍嘴唇上亲了一下,笑了笑:“宝贝儿,你刚刚亲我的样子,也太辣了。”

——————————————————

-感谢阅读,对不起辣您眼睛了。

安哥生日快乐!!!!

我会永远喜欢武当的!!!!

雷总!!!
生日快乐!!!